青骨逆

驰来北马多骄气 歌到南风尽死声

[TSN·ME]未拥抱之时

偷偷收割心上那朵花……天呐我爆哭

菊花插满头:

曲:《可惜我是水瓶座》 


词:团&稗




你总带献祭的壮烈


向人提起他,庆幸未能幸免


你总习惯避讳,相约死在雨夜 


却又偷偷收割了心上那朵花




那些热烈的,奇迹的,都风化


那些高呼的,妄想的,都干哑




爱所询问的,未必能被爱回答


某一天倾盆而下,时光将过去冲刷




对峙而坐,能放过不放过


要令世人见证魔法破碎时刻


怪你的未来多脆弱,怨他的梦想太严苛


蝴蝶飞过西海岸有没有如果?




对峙而坐,能解脱不解脱


该向谁出示玫瑰刺下的承诺


有所值的估算价格,无所谓的冷酷割舍


告别后,逃亡去地球另一侧




他曾自信事无偏差


却在射杀恋人之际失了察


剥离一切虚假,惊现隐秘情话


“理想桥正在坍塌而你爱我吗?”




在电影最后,你是你,他是他


放弃了挣扎,一转身,再见吧




爱所询问的,未必能被爱回答


某一天倾盆而下,时光将过去冲刷




对峙而坐,不放过却放过


失效链接也曾记录简单快乐


可惜相交终于相左,原来选择都是抉择


蝴蝶飞过西海岸永不肯停泊




对峙而坐,不解脱已解脱


就认彼此作人生平凡的过客


有所悟的成就剧作,无所应的渐次失落


那一年,玫瑰从未曾盛开过